严嵩的书法值多少钱?

严嵩的书法值多少钱?

评价历史人物要一分为二,德和才分开,

人无完人,严的书是一流的,可以称大家,名家不为过,秦桧,丁胃,李林莆,高俅,都是奸臣他们都有很高的才华,没有过硬的能力也不能成为重臣。

为何奸相蔡京,秦桧,严嵩他们仨写毛笔字,画画都是一绝?

此题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应该与“字如其人”、“书品即人品”的说法有关。

蔡京、秦桧、严嵩能买一手好字的原因如下。

1、封建科举制中,文人学子写一手好字是基本要求。唐代楷书高度发展后,一些工整、美观的字体逐渐成为公文、科举考试的官方字体,这是“馆阁体”的萌芽,这种字体,唐称干禄书,宋称院体,明称台阁体,清称馆阁体。

蔡、秦、严三人均是经科举考试而当官,走上仕途的,所为学子,他们写一手好字,在封建制放下是必须的。

2、上有所好,下必效焉。在封建社会,皇帝的喜好极易被放大、效仿,如唐代书法的繁荣就与唐代诸位帝王喜好书法有极大关系。

蔡、秦、严在位时的宋徽宗、宋高宗、明嘉靖帝均喜好书法,都能写一手好字,蔡、秦、严三人本就书法很好,而善于拍马奉承的他们,更是抓住皇帝这一喜好,大作文章,以获得更大信任。

3、性格与人品的区别。

性格是指一个人是外向还是内向,是严谨还是随和,是宽容还是严苛。

而人品则是指一个人的品性和品质,指一个人是善良还是狡诈,是仁慈还是邪恶,是爱国还是卖国。

我们说“字如其人”,是指通过一个人的字,我们可以看出他是否处世严谨,是否追求完美,是外向还是内向,这些都是性格上的特点,而不关乎此人的好坏。

如果通过一个人的字,就能看出他的好坏,那警察就省事多了,抓住嫌疑人,让他写几个字不就得了?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严嵩的书法水平如何?

严嵩的书法水平如何?

咋一看,严嵩,就脑海浮出他的历史事件,不说别的,就说对人,一个狠字了得。

全句看完,心情松懈好多,说的是他的书法。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字,牛。

嘉庆年间与书法家杨慎,田汝籽齐名。孔夫子门额“孔府”出此他手。他本人要不是书法这个保护伞,哈哈,恐怕历史上人民早把他忘到姥姥家里了,相激江湖,全凭书法艺术抒写生前身后名了。

好个严嵩,坏个严嵩,

手持惊木,朱红笔,

好坏齐送天国,

留下墨趣一页,

保个清明

孔府照千秋。

山东曲阜孔府门额上的“圣府”二字出自严嵩之手,为何没有被孔子后裔废除呢?

奸臣自古为人们所不耻和痛恨,爱屋及乌,怒解移蟹,人们对奸臣的憎恶常常盖其所有。就书法而言,例如创造秦体字的秦桧,后人恶其奸侫改称“秦体”为“宋体”;原“北宋四大家”的蔡京,人们以其为耻而以蔡襄易之;明朝严嵩也是民间皆知的大奸臣,尽管他的书法冠绝当世,无人可及,但人们以其奸名而见弃其书。然而自古以来被奉为“第一圣人”的孔子的孔府却一直悬挂明朝大奸臣严嵩所书“圣府”门额,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今谭以为,一是严嵩之奸,不同秦、蔡,非违“大义大节”。二是严嵩功过是非,尚存争议,莫衷一是。三是严嵩才学,尤其是书法,后人确无出其右者,无人之书能当圣府之盛名。

严嵩奸名之论

秦桧做为南宋“投降派”代表人物,向金国卑躬屈膝,伏首称臣,为讨好金国不惜以“莫须有”的罪名谋害岳飞等一干抗金英雄,打击“主战派”,使南宋受尽外族欺凌,并最终导致被蒙古族灭国;蔡京4次任相计17年之久,在任期间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大肆揽权敛财,大兴土木,陷害忠良,将元祐朝臣几乎打压殆尽,任用奸邪亲近,撺掇宋徽宗奢靡享受,荒废朝政,使府库充盈的太平北宋被挥霍一空,国力虚弱,民生凋敝,危机四伏,直接导致了“靖康之耻”和北宋的灭亡,被时人列为“六贼之首”。

秦蔡二奸乃为民族之奸,非但祸国殃民,而且是汉奸,所以为国家所不容,民族所不耻。而严嵩之奸是属明朝国内党争之祸,虽然也杀害忠良,擅权敛财,但他没有出卖国家、危害民族,而且一直致力于抵御外侵。就像国内战争和抗日战争,出卖国家民族的汉奸卖国贼注定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翻身,永世遭到唾骂,而在抗日大义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即便在国内战争中犯下罪行,最终也能得到国家和人民的谅解。汪精卫的书法也堪称一流,但他是大汉奸,书法再好也没人肯公然以悬挂他的字为荣耀。因此,严嵩之奸不似秦桧、蔡京之甚,虽然人们无法谅解其人,但对其突出成就例如书法,在某种程度上尚可接受。

也许孔子后人也是这么想的,才使严嵩所书“圣府”门额被保留了下来。

严嵩功过之论

《明史》中严嵩被列为明朝六大奸臣之一,无非言其无他才略,“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严嵩的奸臣形象基本上来说是通过民间戏曲和其他文艺作品传播形成的。 但是多年来,关于严嵩是否大奸臣的争论从未间断,主要围绕着《明史》记载和民间传说他专国擅政、迫害忠良及巨贪恶富的指控。一些人们,特别是严嵩故乡分宜的学者认为严嵩也具有忠君爱民、知人善用的一面,并且政绩卓著。

读过明史的人应该明白,明朝政治从来都是翻云覆雨,特别是中晚明的历史更加不可靠,做为民间奉为正统忠良的东林党人一直把持舆论,政治操守很差,虚伪清高、空谈误国、结党营私现象非常严重。不只是东林党人,在腐败的政治体制之下,党派互相倾轧、不择手段拼争死夺之中,没有哪个朝臣能完全洗脱“奸臣”“脏官”的嫌疑。所以,“清官”海瑞才选择了哪一派也不依附,哪一个人也不依靠,独立特行,把自己当做一柄试图割掉明朝“肿瘤”的利剑。可怕的是东林党人对政敌的诬陷和打击从来是没有底线的,因此严嵩的罪证不足以完全采信。例如“窃权”,明中晚期实行首辅制,不论谁当上首辅都是替皇帝行使权利,不行使皇权治理国家还能是称职的首辅吗?例如“勾结宦官”,明代中晚期皇帝动辄几十年不上朝,和皇帝文呈面见离开宦官基本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首辅,一方面必须和皇帝密切沟通,一方面和皇帝顺畅联系,就必须和宦官保持密切往来,东林党人执政也是一样。倒如“罔利”贪腐,除了海瑞,哪个官员不贪腐?徐阶的家底称得上富可敌国,比严嵩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能不说是对明史的极大讽刺和对民间传说的一大置疑。

对严嵩向外敌妥协的指责也没有道理,对于北面鞑靼侵犯边境,军事经验丰富的大臣唐顺之和翁万达的建议也是主和。而严嵩明确表态不能一味求和,而是考察实情,采取以守为攻,积极扩充军力,防备边患。面对杨继盛、夏言等极力煽动战争,严嵩保持了清醒,他很清楚明朝军力不足一战,非但没有把握取胜,而且战争势必削弱国力,增加百姓负担。因此一方面牢筑长城和京师城墙,一方面对有能力的将领委以重任加强防范。即使严嵩对鞑靼主战,一旦失利,罪名毫无疑问也是严嵩承担。而严嵩清楚东南面的倭寇才是真正的大患,因此不遗余力地支持胡宗宪在沿海抗倭,也才有了戚继光“戚家军”彻底扫清倭患,使得日本数百年不敢来犯。

史载严嵩曾多次劝谏嘉靖皇帝厉行节约,爱惜民生,与民休息,反对修斋建宫,大兴土木,“为朝廷惜妄费”,可惜嘉靖一味谋求长生,根本听不进去。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代奸臣严嵩居然是因为反对修宫造室触怒皇帝,而被嘉靖罢官下台的。

明朝官员盛行广纳付妾以满足生活私欲,就连清官海瑞也不免俗套。而严嵩在个人生活方面是非常朴素低调的,只有一个独子,却一生不纳妾,跟原配欧阳氏白头偕头,相敬如宾。在明朝商品经济发达、官员大多纵情享乐的社会环境下,严嵩的清心寡欲可谓难能可贵。严嵩贪污是不争的事实,但可笑的是,徐阶等人对严嵩抄家一抄就是几年,却始终凑不够预定的200万两贪污数额,实在没办法,除了金银器皿、玉器书画、房宅田产之外,竟然还把旧衣服、零碎缎绢、扇柄把、帐慢被褥等各类杂物充了数也不够,只好把其他人的财物都算在严嵩父子头上才勉强完成任务。

对严嵩“一意媚上”的指责倒是丝毫不委屈严嵩,严嵩兢兢兢业业服侍嘉靖,经营内阁,经常十数日夜不归宿,以便嘉靖随时召唤,然而就是这样一意媚上的严嵩却曾4次被罢相,最终被抄家身死,不能不说明其间的“大问题”。

今谭也认定严嵩是个奸臣,本文并无为严嵩平反之意,只是想说明严嵩虽奸,但并没有人们传说的那么奸、那么坏。而人们心中和严嵩同时代的忠臣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忠、那么好。在皇权专制的黑暗统治下,黑与白谁能分得清?好与坏谁能说得准?忠与奸谁能辨得明?但为了历史而历史,人们总要顺从习惯必须给一些人戴上非忠即奸的帽子。

对严嵩的是非功过,后人一直争议不休,莫衷一是,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严嵩可论。或许这是严嵩所书“圣府"门额一直被孔子后人所保留的原因之一吧。

严嵩书法之论

严嵩不但文才惊人,“于诗文,各极其工”“字字皆诗,句句有味”,而且书法堪称当世无双,后世无及。这绝不是吹的,他的书法并非因位而贵,而是初入翰林院便已成名,“由翰林院而及他曹,由京师而及地方,士林中便多有以得其墨宝为荣者”。严嵩精研了许多书法字贴,书法造诣精湛,至今在北京还留有他的书法遗迹题额10多处。如原在西城区东大高殿外牌坊上的榜书“孔绥皇祚”、“太极先林”、“弘佑天民”、“先天民境”,西城区原景山大门上的“北上门”榜书,原在司法部地方法院楼上的“万邦总宪”榜书,宣武门菜市口的“西鹤年堂” 榜书和门联“用收赤箭青芝品,制式灵枢玉版篇”,前门外铁柱宫许真人庙里的“忠孝”、“净明”榜书,以及前门外粮食店的“六必居”、崇文门的“至公堂”,原翰林院署大堂上的“翰林院署”等榜书,此外,天津蓟县的“独乐寺”,山海关的“天下第一关”也是严嵩所书。

据记载,清代京城顺天府乡试的贡院大殿匾额“至公堂”便是严蒿所书,顺天府乡试为“北闱”,乃天下乡试第一,是历代皇帝最为重视的选拔天下俊才之地。当乾隆皇帝得知如此要地竟然悬挂大奸臣的字,极为震怒,认为是有悖天理,大逆不道,便命满朝善书者题写换之,乾隆自视书法不凡,也写数张。然而,最终他发现不管是自己的御笔还是其他书法名家所书,没有一个能赶上严嵩的书法,只好任由严嵩的字高挂于贡院大殿之上。

就连杭州西子湖畔岳飞墓旁的“满江红”,也是严嵩在任国史编修和礼部左侍郎时的作品,还有严嵩斥骂秦桧的诗词,由一个明朝奸臣指责南宋奸臣而且纪念一代忠臣英雄,难道也是历史的玩笑吗?

既然严嵩的字能高悬于民间门市、街楼牌坊,甚至于道观寺庙、科举贡院、天下第一关,还有碑刻于岳英雄墓前,那么严嵩所书“圣府”门额为孔府后人留下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圣府”门额真实由来

事实上,严嵩与当时孔府第六十三、六十四、六十五世衍圣公交往颇厚,加上严嵩对孔圣人尊崇有加,对孔府颇有关照,衍圣公们也仰慕严嵩的才华,特别是他的文才和书法。于是在修葺孔府时就拜请严嵩书写了“圣府”门额,严嵩欣赏允诺,并写了除"圣府"二字之外的其他几张纪念文字。严嵩倒台后,孔府出于对事实的尊重,并没有因其被定为奸臣而否认严嵩的一切,严嵩的字便被一直保留了下来。

圣人不同于凡人之处在于圣明,圣人后人继承了圣人的圣明。圣人之圣所圣非虚,圣人之后衍圣亦实。

写书法的天天聊笔法结构,为什么不聊人品和阅历?

为什么要谈人品与阅历啊?

书法就是书法,书法是文字的艺术!谈书法可以谈文字,也可以谈文学!谈人品与阅历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有人人品不好,或许有人阅历浅薄!可是这些并不能妨碍书法啊?如果你的书法绝伦,你的人品不行,那么,我们就应该摒弃你的书法吗?我觉得不能!你的人品不好,我们可以贬低你的人品,我们可以檄伐你的道德!可是,我们不应该连坐你的书法艺术,就像蔡京,秦桧的书法一样!

书法就是书法,艺术就是艺术!需要纯粹,需要我们只站在书法的角度去看书法艺术,不沾染人品,也隔绝钱权。

大奸臣严嵩的书法有多好?

严嵩的书法不仅在他生前闻名遐迩,即便在他身败名裂撒手人寰后,也流传甚广,据说,“六必居”与“天下第一关”两块世人耳熟能详的匾额就是他题写的。 在严嵩的“榜书”作品中,“六必居”最具代表性,这块匾的书体,方严浑阔,笔力雄奇博大;字体丰伟而不板滞,笔势强健而不笨拙,其历史和书法艺术价值极高,是榜书作品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明代的大贪官严嵩,为什么收藏了那么多床?

明朝大贪官严嵩在被抄家后,曾将其家产列清册,取“太阳一出冰山落”语意,书名曰《天水冰山录》。根据《天水冰山录》记载,除去金银财宝、古董字画之外,严嵩家里还抄出来640张床,你说严嵩又不打算开宾馆,收藏这么多床干什么?在现代人看来,这着实有些奇怪,但在古代人眼里,却正常的很,因为床在古代其实是家庭财富的一部分。

现代人相亲的时候,如果要介绍某方家里比较富有,就会说家里有几套房,几部车,是什么牌子的之类。在古代没有车,就会说有几张床,什么样式的,因为床是古人家里最值钱的物件之一了。

在《金瓶梅》中,薛嫂儿曾向西门庆说亲杨姑娘,是这么描写的,薛嫂道:“这位娘子,说起来你老人家也知道,就是南门外贩布杨家的正头娘子,手里有一分好钱,南京拔步床也有两张……”媒婆不说别的,特意指出家里有两张南京拔步床,可见,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家庭财富。

我们现在用的床大部分是西式床,价格大多不高,但在明朝时候,人们用的都是中式床,主要包括罗汉床、架子床、拔步床三种样式,对床的追求达到了极致,可谓是“最科学的床”。它选材精良、造型多样、做工考究,无一不反映出古人的审美与智慧。

因为好,所以贵,贵到什么程度呢?我们还是从《金瓶梅》里看。西门庆娶潘金莲进门的时候,书中写道“西门庆旋用十六两银子,买了一张黑漆欢门描金床,大红罗圈金帐幔,宝象花拣庄(妆),卓椅锦杌,摆设齐整。”一张床花了西门庆十六两银子。

随后,西门庆“却用五两银子,另买一个小丫头,名唤小玉,服侍月娘。又替金莲六两银子买了一个上灶丫头,名唤秋菊。”西门庆买了两个丫鬟服侍潘金莲,只不过才花费了十一两银子,一张床竟然比两个女人一生的自由还要贵。

不要吃惊,因为这张床还不是上等品。书中描写道,后来潘金莲与李瓶儿争宠,因为李瓶儿屋里有张很好的拔步床,所以潘金莲缠着西门庆又买了一张“螺钿敞厅床”,竟花了六十两银子!六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能买十二个丫鬟伺候您了。

这么一比较,大概就能知道在古代一张床是多么的值钱了。而严嵩作为当朝首辅,能入他的眼进而收藏起来的床,必定不是普通货色,640张床加起来就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了。所以当严嵩被抄家时,这640张床就清清楚楚的写上了抄家明细上。

床在中国古代是最重要的家具,出门看房,进门看床,一户人家家里有没有钱,看看他睡的床就知道了,所以千万别觉得严嵩家里藏了640张床觉得好笑,随便挑一张出来,都可能是你一辈子都买不起的!

有人说严嵩书法那时几乎无人可比,请问严嵩是好人还是坏人?

严嵩(1480--1567),明朝内阁宰辅。62岁任首辅,人称“青词宰相”,专政20年。严嵩作为首辅怙宠擅权,窃权罔利,杀害忠臣,忽视边防,边防废驰,财政枯竭,国家汲汲可危。

《明史》把严嵩列为明代六大奸臣之一。

严嵩临死前写道“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事非”。

孔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因人而废言”。功是功,过是过。

严嵩的书法流传下来最多的是牌匾,如“圣府、六必居、天下第一关、洙水桥、独乐寺、至公堂”等。清朝乾隆帝曾试图换掉“至公堂”的匾额,但御笔和大臣书法,都不如严嵩,只好作罢。

严嵩的书法,笔力刚劲、凝重、字迹粗大、媚俗、中规中矩,威严中透露着儒雅,得到历代书法家的赞颂。书法因此得以留传至今。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源于foshanwp.com网~~

原文地址:严嵩的书法值多少钱?发布于2022-05-16 17:45:51